歡迎訂閱 小寶貝媽媽經 新聞推播。

請點選「訂閱」後,再點擊「允許」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

媽媽給智障女兒買了孤兒丈夫,兩人誤打誤撞懷上寶寶,生孩子時丈夫讓眾人都嚇傻!

值夜班的我接到了院長打來的電話,
說是一個特殊的病人要分娩,讓我多照顧一下。
我問是誰。院長說是塗勞模的女兒。

塗勞模是我們當地的一名普通的車間工人,女的。
因為從事的工種很特殊,而且工作認真,又在工作中為企業創造了很多利潤,
她是省裡的五一獎章獲得者, 還是「三八紅旗手」,
還當選過全國的人大代表,是我們這裡赫赫有名的人物。
但是「出名」的還有他的家庭。

她的愛人也是普通的工人,兩個人育有一個女兒,
女兒很漂亮,但是智力有缺陷,像7、8歲的孩子,
雖然基本的生活可以自理,但是要獨自生活就很困難。

我在一次體檢的時候認識了塗勞模,
她說給女兒找了一份保潔員的工作,也算安穩。
但是兩口子最擔心的是女兒沒有伴兒,
等他們老兩口以後走了,怕別人欺負她,沒有人照顧她。
現在居然接到了塗勞模女兒要生孩子的消息,有點好奇。

在當地,一般智障的男人,家裡也會買個老婆,
老婆生了孩子,可能就跑了。
他們只要孩子,覺得孩子是香火,是傳承和延續自己兒子生命的人。
在他們眼裡,老婆只是一個生育的工具。

而 如果是女兒是智障或者有缺陷,他們會找一個和女兒差不多一樣的人,
他們覺得兩個人有個依靠,生個孩子,老人們幫著照顧孩子長大,
等孩子長大了就會 照顧她們的爸爸媽媽。就這樣簡單地生活下去。
為什麼不找健康的男人?
健康的男人找一個健康的女人還不一定會對她好,更別說自己老婆有缺陷了。
所以某種程度上,有缺陷的女人比男人更難找伴侶。

塗勞模帶著女兒和女婿一起來的,
我留心了一下女婿,長得白白淨淨,
個子不高,戴著眼鏡,笑起來挺靦腆的。
見到我,他還打了個招呼,便和護士跟著辦手續去了。
分明就是個正常人。


「挺好的女婿呀。」我對塗勞模說。
塗勞模笑著說,「還行吧,是個大學生呢。」

塗勞模和我說她的女婿是個孤兒,在孤兒院長大,後來考上大學。
塗勞模是在他來企業實習的時候見到他的。

她覺得這個這個男孩人不錯,也窮,塗勞模就相中他了。
她答應給他安排正式工作,而且能當個科長。
只要答應娶她女兒,房子車子都她們準備。

塗勞模在企業裡還是有些關係的。
就這樣,兩個人結婚了。

「開始的時候,我們住在一起,我怕他欺負我女兒。
可是住了一陣發現兩口子還挺好的。他對我女兒也不錯。
我們就搬出去了。現在我也要抱孫子了,真沒想過有這麼一天。」塗勞模感慨。

她女兒進了產房,助產士在裡面陪著。
我進產房前看到年輕人在門口有些焦躁,坐一會站一會的。
看到我要進去,年輕人問我,「醫生,是不是我老婆有什麼事了?」
「別緊張,沒什麼事情,一切正常。」我實話實說。
年輕人點點頭,接著焦躁,似乎我剛才的話並沒有給他多大安慰。

產婦身體還挺好的,很快順產了一個男孩兒。
一家人都很高興,年輕人更是激動得抱著孩子不撒手。
一會她們把產婦推進病房的時候,年輕人忙跑過去,親了他愛人一下。
她只是笑,笑得很幸福。

我把塗勞模叫到一邊:
「你女兒現在是媽媽了。但是喂奶什麼的你要小心。
周圍曾經出過一個媽媽因為太累,喂奶的時候,險些把孩子弄窒息了。
畢竟她自己心智還是個孩子,讓她照顧也不行。」


「我知道。」塗勞模笑嘻嘻地說。

我從病房出來,年輕人跟著我出來,「醫生,有個事請教您。」
「你是擔心孩子會遺傳媽媽?」我覺得這肯定是他最擔心的事,
「放心好了,你愛人是後天造成的,一般不會遺傳,所以孩子肯定很健康,別想那麼多。」

「啊,我不是說這個事。」年輕人笑著和我說,
「就算孩子有問題也不怕,我現在看我老婆什麼也不操心,
這樣也挺好的。她能照顧了自己。
我以前什麼都沒有,現在有老婆有孩子還有家。她能照顧了家就好。」

「嗯。」

「您是不是不相信?」年輕人又說,
「她是腦子不好,但是不影響生活。我上班了以後,就不讓她上了。
她就每天做做飯,收拾收拾家,她愛刺繡,我就給她買了一堆工具。
她還知道上網買東西,還能聽我聊天。」

「你為什麼不讓她上班?」


年輕人嘆氣,「有人說三道四,她分不出來好壞話。
我本來什麼都沒有,現在有老婆有孩子還有疼我的爹媽,
有家有工作,這對我來說就知足了,管不了別人那麼多,
但是得保證我家人別受委屈。
對了,醫生,我是要問您她是妊娠高血壓,生完孩子就沒事了吧。」

「飲食方面注意點就可以了。」我回答。

年輕人回到病房。我往辦公室走的時候,聽到兩個人在議論塗勞模的家事。

「塗勞模就是花錢招的女婿,女婿那麼能幹,他老婆是個傻子。
塗勞模還讓他升職成幹部呢,看著吧,升職後,回頭就不要她女兒了。
找個健康女人。到時候等著受罪吧。」

「就是,誰願意一輩子和傻子在一起啊?
說是個女人,和孩子一樣。
這下再生個孩子,一個都顧不了還再顧一個?要是我,我才不生孩子呢!」

「誰知道呢?等著看。誰知道以後能過成個啥?」

我突然理解了年輕人為什麼不願意自己的妻子出來工作,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很多懷揣惡意的人,
他們認為那些不如自己的人不配有比自己更好的生活,
即使擁有這樣的生活,要不然就是有什麼陰謀,
要不然就是絕對未來沒有好下場。

肯定曾經有無數個人這樣說過他的傻老婆,
肯定有無數個人覺得年輕人是有所圖謀的人,
與其讓家人經受這樣無端的猜測,還不如徹底保護自己單純的愛人。

肯定,最開始的時候,
如果不是塗勞模能提供這麼多東西給他,他可能不會接觸到這一家人。
但是時間是很神奇的東西,它會讓人慢慢改變初衷,慢慢發現周圍的事情。
就衝剛才年輕人和我說的話,我相信他對她可能沒有愛情,但是會有親情。
愛情固然重要,但是親情有時候重於愛情。

再見到塗勞模的時候,她已經退休了,帶著一個小男孩,懷裡還抱著個小女兒。
她是來帶孩子打預防針的。塗勞模說女兒生了二胎了。
兒子跟著女婿的姓,女兒跟著女兒的姓。
還說女婿給女兒開了一個網店,在網上賣自己的刺繡作品,兩人的日子過得可好了。

有時候看似意外的組合反而出乎意料的合適,
夫妻兩人能夠平順安穩的生活下去最重要了!

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
{DM_AfterContent}
Reference:
  • TAG:
{DM_BeforeComment}